残梦

是梦吧(蓝忘机视角)

枍浅:

这是我在听春风如羡的时候看到一则评论:"如果这一切都是忘机做的一场梦,那该如何。"
当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所以既然说刀,那大家一起吃。
Ps:这可能又是个长篇


距离第一次夷陵乱葬岗大围剿已经三年了,蓝忘机身上的戒鞭和烙印的伤都已经好全了。又是一日逢乱必出,这一次在鸠兹除完水祟,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赠与蓝忘机一枚梦思丹。梦思丹,顾名思义便是在梦中可以与思念之人相见。蓝忘机盯着丹药沉声问
"我真的,能再见到他吗?"
"自然"
蓝忘机拿着丹药像老人道谢,随后转身离开。


当夜,云深不知处
蓝忘机服下那枚梦思丹,静静地躺在床榻之上。等待入梦和那魂牵梦绕的人,再见一会。


蓝忘机再次睁眼时,发现自己正正在莫家庄的墙头上。手中捧着是他熟悉的忘记琴,他看到人群中那个打扮的和吊死鬼一样的黑衣男子。正吹着哨音驾驭凶尸,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他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那两个字-------魏婴
不,不是他,我不会认错他的脸。蓝忘机微微摇了摇头打消这个念头。缓缓,闭上眼。


再睁眼时,蓝忘机发现自己站在山林之中。耳边忽然听到了一段熟悉的调子。这笛音难听但是这调子他却不会记错——————忘羡
他快步上前,取出忘机琴挡在那个人身前。这一次我会守着你,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守着你。魏婴
所以当魏无羡说出那句“含光君这样的,我就很喜欢。”的时候,蓝忘机的心猛的跳动了一下。虽然明知他这是玩笑和恶心自己的言语。但他还是默默地转过身对魏无羡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”
又回头对江澄道“这个人我带回来蓝家了。”
他知道魏无羡是绝对不能落入江澄的手中的,他不能再失去他了。


云深不知处山门处,蓝忘机看着胡搅蛮缠的魏无羡。心中想起了他们以前一起在云深不知处之内求学的时光。那次墙头上的惊鸿一瞥。他便再也挪不开自己的目光,想了半晌蓝忘机静静地道:拖进去。


看着他被关入自己的静室之中,蓝忘机的心中竟生出些满足感。他终于将他带回云深不知处,他终于将人藏了起来。